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骑了火辣的秘书
骑了火辣的秘书
 干,今天真是冷到爆。寒流不知道连续几天了,还好是干冷,如果是那种阴雨绵绵的鬼天气,要我骑着机车跑业务?!套句大学同某学的名言:真是冷到X蛋都不见了。(还好我是开车)


  操他老妈子的张董,不过几十万的票子也开那么久,害我回去被家里的陈总海K。他还骂我说:死Bㄤ,才这点钱你让那个澳大利亚来的澳门客开90天票?


  过年前要周转?那批货都落地半年了才拿到票?还开90天,干,你老子我拿去购物台也只开180天,你疯啦?张董他说啥你就让他开啥?老子白养你了……干,老子被你在全公司业务面前被骂了四十多分钟……我靠,张董的票子如果好领你不会自己去领,昨天你陪张董他去花X花跑摊时还跟他称兄道弟,搞个小酒女玩3P,还说你跟他是有B大家操的同心表兄弟,现在要收钱就搞这一套,不要让我把这些烂帐都爆料给老板娘知道。


  说到老板娘,也不知陈董怎么想的,明明家里一个如花似玉美的冒泡的娇妻,听说之前还是X林的签约名模,却放着在家里冰着不顾,价值5000万的豪宅我看他也没回去住过几次,宁可每天再外面酒家瞎泡,大把大把砸钱在制服店那些臭B身上,当年结婚时还上了娱乐版头条,说啥-?性感名模林X琳下架新科企业新贵?,当时我还以为陈总他安份了,搞没多久,还不是酒店头牌火山孝子一个,不过算他关系好,这样瞎搞,水果报跟数字周刊竟然次都没报过半次料。


  反而是三不五时常上些财经周刊电视节目,发表一些趋势预测,一副业界才俊的屌样,干,还不是靠老子抓的刀。算了,看在这分工还算轻松,而且一些额外的福利还不错,就不计较那么多了。


  对了,讲到福利,今天下班后他竟然推翻惯例突然去酒店当孝子了,也不知是哪家酒店小姐打来,满口哈拉子也来不及搽的就留我跟陈秘书下来,要我帮他拟一篇明天非凡要来采访时的稿子,就叫老王开车带他出去了。


  这个死陈总,自己也不记得他本来约着跟陈秘书要去凯X饭店吃饭兼过夜的(他娘的,还是我去定的房间,用我名子说不会上报,干,到时真的爽到你艰苦到我),想也知道陈秘书今天这种寒流还穿性感短裙加黑纱网袜是想干麻,结果,嘿,老板,您既然冷落佳人,只好我帮你安慰安慰人家啰,不然让你的贴身秘书伤心难过,到时你跟她彼此有心结也不好,是吧。谁让我是你尽责的高专助理呢。


  采访文案,那种东西我30分钟就搞定了。谁叫我能力好呢。(NB里面一堆档案,随片挑一篇改个日期就行了)


  今天陈秘书可热辣了,先说那个穿着,浅米色的外套,雪白绣花的衬衣,配上黑丝绒的短裙,不愧是业界公认美女秘书排行榜的前三名。戴眼镜盘起头发的她看起来精明干练的样子,没想到放下长发,拿下眼镜的她,气质高雅,脸孔漂亮,加上她今天穿的绣黑纱内衣,吊袜带,网袜,还有那件几乎遮不住任何东西的黑色丁字裤,36C的雪白双峰配上鲜红的乳头,柔顺光滑的肌肤,隐约可见的黑森林,干,真他妈的极品,这种货色你逛翻了台北的便服店也找不到,竟然放着不吃跑去找酒店小姐?真搞不懂有钱人的想法。


  如果她不是陈秘书,我会以为会帮男人搞那么多花招的只有酒店女王吧,举凡冰火五重天,桃花香,猴儿酒,在饭店的总统套房里我们都一一搞过,想到那灵巧的舌头在我菊花眼里挑动的感觉,干,启是一个爽字了得。光前戏我们两个人就搞了快一个小时,我喷了两次,她至少也到了两三次。对了,我喷出来的果酱她可是一滴不浪费的全吃了下去喔。


  这是我第一次骑她(今年),真的,我也不敢说我多龙精虎猛,应该就是一般啦,不过今晚上我们从老汉推车弄到老树盘根,再从张飞片马玩到倒浇蜡烛,弄得那个骚蹄子直叫:亲哥哥 大X8哥哥,干我,上我,抽插我,喔……?听的我爽的哩,加上她那紧密的肉洞,湿的有如洪水泛滥一般,每一下抽送都带着噗滋噗滋的声音,不但沾满了我俩的下半身,还弄的床单也失了一大块,我想我的喘息声跟他的淫声浪语应该不会传到外面走廊吧,至于那一床等一下可能会像泡过水的床单,反正饭店自然有人会换,也沦不到我担心了。


  在我抽送到一半时,基本上她可以说是已经爽呆了,一双巨乳不断的波动起伏,媚眼如丝的问我?亲哥哥,我好不好干,插我插的爽不爽。?干,我想平常陈董干她时她应该也是这么浪的喊吧。真是人不可貌相淑女其实是个婊子样。


  我故意说?哪有,陈总干妳干的才爽吧……?这样一讲的同时,我故意的深深的抽送了几下,搞的她突然大呼?对……对……就是那里……不要停……不要停阿……抽我……插我……干我……我不要他的……我要你的……射进来……射进来……求你……干我……?挖勒,要知道我今天可没带套阿,真射进去,那还得了,我到吸一口气,把她的双脚抬高,架到我肩上,对他说?小浪穴,那我干深一点好不好?。


  好……好……你想干多深有多深……不要停……继续……继续。?她的头点的像小鸡琢米一样。


  就这样,我持续的在她的身上抽插着,当然,她的淫声浪语也没停过,我那时突然想,我操他妈的真该带个录音机的,这淫声浪语一录下来回公司放给同事听,可以肯定是世纪大头条,不过,除非我白痴加三级才会这样干。我想,换个姿势玩也好,就把她身体翻过来,变成女上男下的位置。我说?小浪穴想爽妈……骑我ㄚ……?


  她看我ㄧ眼,脸蛋似乎红了起来,哇靠。不会吧,刚刚前戏也搞了,人也被我骑成这样了还会装羞涩,高阿。我才心想,她就在我身上上下套弄了起来。当然,又是一阵淫声浪语了。


  喔,对了,我已经不太记得,最后到底有没有射在她里面了,不过,事后,是她用嘴把我的下半身清理干净倒是真的。只是,为了她的清理,我又多射了一次在她嘴里,不过,这一次,她把满嘴的白色果酱,在跟我接吻的时候,又吐回给了我。


  妈的,这个小恶魔。


  希望明天进公司时看到她的樱桃小嘴我不会反胃。


  【完】